AthenaLiu-

此去长安千万里

✩电五土著 时差少女
什么都磕,喜欢过的从没后悔,别鉴了。

© AthenaLiu-

Powered by LOFTER

昨天和自家小姐姐的脑洞。

雷且ooc,赶完ddl删tag。

虽然觉得打下第一个字就已经ooc了,但写都写了还是发出来吧。

 写的时候听的是来日方长,可能选错歌了。

*2018.5.5修了一下,其实也没改什么。

 

-

主城外面的树叶骗子小凶许消失了,清明活动的npc勤勤恳恳骑着牛回来了。

小花间点开活动商店看了看。繁华梦和暮春寒还在,多了一个没见过的背挂。好像是个装着花的竹篓。

他觉得万花背着应该挺好看的。

 

-

您需要[清明柳枝]*30。

小花间决定去唐门为挖穿地皮贡献一份力量。

 

-

小花间是个时差狗,他觉得如果躲开国内最多人在线的时间,唐门应该没有多少人。

问道坡神行落地,他被满地的人和闪闪发光的洞闪瞎了眼。

人是真的多,不愧人口大服。他想了想,打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。

最下面的分组并没有人在线。

他觉得自己想多了。这个时间,那个人在线也是在比赛服吧。

 

-

你看见了一条鲜嫩的柳枝,顺手捡了起来。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体力。

你获得[上等腰子]。

 

-

如果一铲子一条柳枝,三十条要挖三十铲。体力不满,好像不太够。

包里也没有转神餐。

只能祈祷挖出点奇怪的东西了……比如一捆柳枝。

 

-

柳枝

柳枝。

柳枝。

柳……

 

-

小花间打了个哈欠,又挖了一铲子。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你获得沧海珠*1

柳枝呢?

 

小花间揉了揉眼睛。

他发现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位白衣道长。

 

-

这他妈是什么啊?8102年挖宝已经能挖出人了吗。

他又看了一眼道长头顶四个字的id。

他觉得是自己太困了。

 

小花间给自己列了两个选项。去洗把脸冷静一下接着挖,或者小退重登接着挖。觉可以不睡,挂件一定要有。

猫在他腿上睡得打呼噜,他选择小退。

 

-

鼠标停在返回登录界面上又移开了。

他想算了。一个bug而已,过一会儿就消失了吧。

 

小花间决定当只鸵鸟,他按照罗盘指的下一个方向慢吞吞走过去,又挖了一铲。右键看挖出了什么之前,他没忍住转视角看了一眼。

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机房烧烤导致的BUG道长没有跟上来,但小花间走得不远,道长也还在不远的地方。

他看了看道长的打扮和装备。

朔雪战阶色,模模糊糊记得是一个气纯最喜欢的校服套。

这个装备……

 

-

小花间感觉自己心里有点难受。

是电六的号,他们打过好多场22的那个号。

以前辗转听人提起,那个号他再没怎么上过。

 

-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你获得[兵甲图谱]。

柳枝呢?

 

他又挖出了一个道长。

这次小花间一眼就认出来,道长身后背的是赤霄红莲。

屏幕内外都是沉默。他怔怔坐在椅子上,看着道长焦点他,“谁在看我”下浮出道长的id,又接着冒出一行小字。

“查看装备”。

 

认真算起来他们认识得不早,90一起打的两个赛季,他还花了其中小半个赛季疯狂拦那人的分,于是只剩下555和595。

他笃定得连自己都惊讶,这个道长一定是555的时候那个人的号。

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去找他,约他打jjc。

而画面里的道长始终离他几尺的距离,焦点停在他身上。

 

-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…… 


-

背包里的一级五彩石青铜宝箱首山铜九霞缎监本印文越来越多,他看了看体力条。

柳枝停留在出现第一个道长之前的15条,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挖出过柳枝。

小花间打了哈欠又揉了揉眼睛,点下罗盘中间。他已经不太敢转视角,还特意把视角压得很低。心里有点疑惑:问道坡的人和洞怎么都不见了。

只剩下他和所有不言不语,顶着相同或不同的id,穿着不同赛季装备的气纯。电六的道长已经消失不见了,555的道长始终焦点着他,1240的道长背对他望着唐门的苍翠远山葱郁竹林。

 

-

下一铲挖出了一个背着1060jjc武器的咩萝,小姑娘的狐金的透明耳朵抖了抖,原地蹦跳时螺母裙摆微微扬起来。她跑向不远的地方做出了一个挖宝的动作。

与此同时,团队挖宝的累计次数多了一次。

小花间看着她。

 

他读书的地方的冬季格外长,四月的夜里零下十几度都算平常。他觉得冷,觉得舌尖上很苦。心里也很疼。

 

-

小花间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乱,看到新出现的道长却特别清醒,有时不用看装备就能认出来这个道长该出现在什么赛季什么时间。

 

我以前没记过吧。

我也不知道我记得这么清楚。

他又看了一眼体力条,心里些许焦灼。

 

-

你在等什么呢?

脑袋里蓦然冒出这个问题时,他觉出莫名的害怕和隐约期待。

他想我没有等什么。我就挖挖柳枝,换个挂件。

 

-

555,595,1060,1140,1260的道长。

再细一点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闹翻后他去拦分,寻常日子里一点点往上爬的队伍名次,第一届大师赛和之后蹩脚的招募剧本,……再往后,那个人就只出现在竞技场对面的队伍里了。

回忆细碎且琳琅满目。那些过去的场景里的道长。

少了一个,最后的那个。

 

-

刚挖出了个盗墓贼,不想打。

没体力了,还有最后一铲子。

 

小花间看了看一直陪着他挖洞的咩萝,点下了挖宝。

你在挖掘宝藏时消耗了40点精力。

你获得了[一捆柳枝]。

 

面前没有出现新的人。

心头一阵失望。他看了看包里的一捆柳枝,拆开来是十五条……够换挂件了。他点下右键,游戏画面中央弹出解锁界面。

他不记得自己没解锁了。小花间摸出手机又放下,烦闷翻涌起来。

抬头发现咩萝不见了,或远或近站立的道长也不见了。

他看了看gww牌焦点列表。除他以外唯一的一个,八卦的小图标,三个字的id。

他转了转视角,发现背后有个人。

 

-

黑校服拓印,1350jjc毕业套,1100的渊微指玄。

 

他说道歉凭什么要我去,我他妈没错,后来说都这么久了没必要了吧。旁人说他是怂,不敢去说句对不起也不敢发个好友申请。他就再补一句,你再讲我们也没话说了。

反正是个bug,我待会儿就去打客服投诉。现在干什么都行。

小花间用着攒了一年半的勇气,给他等了一晚上的BUG发了个组队邀请。

 

-

BUG一动不动。

 

-

组队邀请可以撤回吗?

 

-

[风九卿]加入了团队。

小花间做了大半个晚上的鸵鸟,关键时刻当然要继续做下去,毫不犹豫切了目标对着刚才的盗墓贼读了个条。

不知道什么技能,他手指抖得厉害,随便按的。

打完再说,他脑袋里真的乱。

 

他不会马上就退队走了吧。

不过21w血的野怪打起来很快的。

打完了怎么办?

 

他心里模模糊糊生出一个念头。如果是1060的咩萝,会和我一起打怪的。

 

[风九卿]:?

胡思乱想时手上的动作停了。他看见道长头上冒出气泡,然后提起长剑。

铺下气场,生太极破苍穹。

紧接着一个两仪拍到盗墓贼脸上。

 

-

他觉得腿上有点痛,还听见喵呜一声。

——猫在他腿上伸了个懒腰,还毫不客气踩了他几脚。

电脑屏幕是黑的。他看看时间,自己靠着椅子睡了一个半小时。

猫跳到地上悄无声息地走远了。

小花间咬咬牙,带着点不甘心晃了晃鼠标。

 

-

屏幕亮起来。他点开背包,一排黄精腰子首山铜九霞缎宝箱石头,还有三十条杨柳枝。

 

-

好友[风九卿]下线了。

 

=END=

发表于2018-04-07.10热度.